一座云顶餐厅设计!| RSAA&庄子玉工作室

想被世界看见,要先看见世界在哪里,是什么?为什么?


那些为了中式而中式,为了传统而拒绝外来文化的设计,在设计师庄子玉看来是未免有些狭隘。

对生活的国际化追求,早已拥有共通的审美认知,所以,旧的一切正在消失,新的一切则在思考中逐渐酝酿。

西安,中国十三朝之古都,其中唐长安为中国传统规划及建筑形制集大成者。

他的最新作品“云顶57”便在这里。之所以得名是因为其所处的绿地中心是西安市最高建筑,可俯瞰整座城市。

于是,空间之意向,即文脉之传承,但手法却是现代。

千年前,太白诗曰“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而今独上高楼的当代人穿过这入口红绿相间的汉唐隧道;寻过透映举杯之影的漂浮灯筒;是否还会有当年文人观这十三朝古都的抒怀情绪?

即便有,也多了一种居高临下的豁达;一种现代演绎后的艺术感知。

“张灯作戏调翻新,顾囊徘徊知逼真”,装置的入口通过传统色彩和意向的叠合,以及圆形倒锥体形态的介入,提供了一种探索式的空间带入感;同时也对开放就餐区,酒吧区,入口观景区进行了访客分流

。而这个角部,也成为这个城市最好的“观景台”。

“我们将整层回转的功能性平面作为一种开放公共空间,通过一系列与传统空间意向相关的抽象功能化‘装置’落位于环形的空间体验序列之中。”庄子玉说。

唐人喜登楼抒怀,甚至汉唐殿宇也尽筑高台托之,以呈山峦之姿,这是纵向。

如酒吧卡座区域层叠抬升,从而越过这四十米长的亚洲第一吧台,将横向展开的全城景色尽收眼底,这是横向。

这四十余米横向展开的界面和整座城市的夜空以及俯瞰状态融为一体,让访者即使在这方寸室内,也能想象彼时站在大明宫含元殿上,视线越过绵延的城墙,骊山渭水,气象万千。

大明宫若干殿宇,以切片灯箱装置的形式,漂浮于卡座区域之上,透过层叠的透射与光影,将壮丽凝固,将岁月凝固,将时光穿梭。

就像这顶上纵横交错的金属幕帘所建构的城市网格,层层叠叠。

如古城映射的周礼考工记,“九经九纬,经涂九轨”般绵延千年,自卡座区延至端头整合酒吧及包间功能的复合型开放活动区。

挑高的空间,延伸的吧台,独立的长桌,完整的沙发休息区,与入口的角部对应,成为城市最重要的“Party Room”。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黄昏时分,天光从云层间析出,在这里体现在开放就餐区顶层流动的光斑,撒向横向展开的一个个“岛”。

当年唐人登楼远眺,茱萸插遍;而今人则坐看云霄,把盏观城。

“在这样的画面里,我们已不论古今,只见这横向展开的幕墙看去的‘云顶’,和它呈现的飘渺流动捉摸不定的东方意象与哲思。”庄子玉解释道。

素色的长廊,外延转折,为求曲径通幽柳暗花明之意;与穿插其间的当代艺术品形成一系列的对景与借景联系;同时串联起九个大小不一的独立包间。

包间主位的轴线关系,从城市的顶空向外延伸,一圈圈幕帘构建的大吊灯如宫灯,如坛城、如窗外云顶、聚散有时。

当代西安正处于千年来最重要的历史交汇点,从第一古都到第一网红城市,历史和当代在这⾥激烈的碰撞,飞快的融合。


在汉唐,东方和西方也曾在这里成功的对话,而这种对话在一种当代的语境下还会继续延续下去。

作为这个城市的制高点,“云顶”的空间自然不应该是传统符号的拼接和堆砌,而应该是这个城市空间体验的融合体,承传统与当代并行之姿,承少年西安的胸怀、气魄和活力。

环形体验:

1. 入口处回应陕西文脉的皮影灯笼;

2.开放就餐区的云层光斑吊顶;

3. 作为长安城墙意向的超长吧台;

4.象征中国传统城市街道网格的幕帘吊顶;

5. 汉唐高台宫殿基座意向的酒吧高位卡座区域;

6.传统屏风意向的开放就餐区分隔;

7. 宫灯意向的超大包间圆桌;

这些空间体量跟随到访者的使用流线随回型的平面依次展开,试图通过实体空间原型转译而非平面符号化的方式去呈现一幅具有当代西安气象与风貌的连续空间长卷。

项目地点:陕西省西安市
业主单位:陕西云顶伍拾柒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室内设计主创团队:德国RSAA建筑事务所/庄子玉工作室
设计主创:庄子玉,李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用户自行发布上传或投稿由时刻设计网代为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时刻设计网不拥有其著作权,亦不承担相应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本站中有涉嫌抄袭或侵权的内容,请点此提交工单进行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餐饮

新作 | 头条计画:北京 绿色健康美食中心

2019-3-11 7:30:00

餐饮

最新 | MOC DESIGN:水墨印象喜茶门店 首

2019-3-11 14:13:0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